每日签到

城市幽谷

 找回密码
 30秒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57|回复: 0

【老莫随笔】豫南四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12-5 09:34
  • 签到天数: 3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2-5-4 21: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成为城市幽谷网会员,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幽谷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30秒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莫山笑 于 2022-5-5 18:35 编辑

                  散了早春鹅黄的柳烟,落了二月金灿的菜花,开了三月粉红的桃花,豫南的四月已处处是草木茵茵的景象。
            繁华碧草之外,田间的冬麦有半米多高的麦秆,高举着穗子,深绿中透着欲熟的黄色。没种冬麦的田里,在雪水中沤了数月的旧年稻茬被翻在下面,耙平,储上了水,人们在起起伏伏的的丘陵间,用开满各色野花的田埂围成一块块一层层明如镜的梯田。
            是插秧的时节了。儿时此时,正月里就平整好的秧地里,绿油油的秧苗密密地长到了一两拃高。人们便戴着草帽,卷了裤腿,下到秧田里,骑上秧马,把秧苗拔起,扎成把,用竹篮挑了,转运到一块块镜子般的水田里,再面朝泥水背朝天,将秧苗分成小撮,稳稳地插入泥中。
            放学回来或赶上周末休息的孩子们,大都也会加入其中。时或在田间蹦跳着发出惊叫的孩子,一定是踩到了田埂水洼里的长虫或是发现一条黑黑细细的蚂蝗向腿边游来,待拔起腿时,不知何时已经粘上了一条或更多软软的黑蚂蝗。那种长虫没毒性,往往不会主动追击,即使被人不小心踩到,顶多就是昂起头吐着蛇芯吓唬吓唬人或是溜下水逃之大吉啦,即使被咬了一口,也只是两个牙洞一个红包,没几天就自行痊愈了。黑蚂蝗会吸破皮肤往里拱,拍拍也就掉落了。每每这个时候,大人们都会直起腰问问“怎么啦?”,当搞清楚情况后,就安慰一句“没事的”,又俯下身接着插秧,他们知道孩子们处理这些事情会像摔倒后立刻爬起来一样熟练。
            日当中天时,有早点回家的女人,在家做熟了午饭。她们来到村边田头,对着田里喊几声“吃饭啦!”,田里人听到了,赶紧把手里几棵秧苗插入泥中,直起身,慢慢向田边走去。这样的情景在中午连场上演,甚至多家同场上演。吃完午饭,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男人通常会在树荫下睡个午觉,下午天稍凉点,又继续上午未完的农活,直到日落杀黑,才直起身,走出水田,三五成群地往家走去。
            最多半月,家家都插完了秧,银色的水田里,整齐地排满了一撮撮绿油油的秧苗。它们立在水中,摇曳在混合着青草和各色野花香味的风里,阅兵似的。在农人的悉心灌溉下,它们要在那里扎根,生长,扬花,抽苞,直到抱着沉甸甸的谷吊子在七月里俯下金色的脸。
            近二十年来,这熟悉而亲切的景象,还有孩童在田间蹦跳着的惊叫声,女人站在村头喊着“吃饭啦”的声音,时时在“农忙”二字的催唤下,浮现在眼前,回荡在耳边。
            二十多年里,偶或回到这熟悉的地方,也都不在农忙时节,这情景也就二十多年不曾再见到。与田间地头为数不多的几次相遇,看到有的栽了树,有的堆了坟,有的长了草,还在被耕种的其它田地里,一个坚持耕作的表哥对我说,拖拉机,插秧机,收割机,在几年前就成了水田里的主角,面朝泥水背朝天的身影少了很多。我想,被田埂上的长虫或水田里的黑蚂蝗惊地又蹦又叫的孩童也应该不知去向了吧。


    城市幽谷是我家,健康成长靠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30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 手机版 | 小黑屋 | 百度统计 | 城市幽谷 ( 粤ICP备16042335号 )

    GMT+8, 2022-5-25 11:20 , Processed in 0.1256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